当更多的街头艺术涌入拍卖会这会是好事吗?

街头艺术从走入大众视线,到具有相当高的话题性,再到挖掘商业价值,前后也不过十数载。尤其是近几年街头文化的影响主导流行趋势,以及商业有意识的在背后运作,曾经被称为...


  街头艺术从走入大众视线,到具有相当高的话题性,再到挖掘商业价值,前后也不过十数载。尤其是近几年街头文化的影响主导流行趋势,以及商业有意识的在背后运作,曾经被称为 “难登大雅之堂” 的街头艺术,也终于能频频在艺术殿堂里 “叫板” 主流艺术。“虽然街头艺术在主流层面上只占很小的 Part,但不可否认的是街头这种艺术形式的确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注意,

  影响力——最直观的呈现自然是体现在商业合作上,以及与日俱增的市场价。诸如 Louis Vuitton X Supreme、KAWS X UNIQLO、Dior X KAWS、村上隆 X Porter 等等,类似于双方互补,商业捆绑的成功案例自然是不计其数,最后在社交媒体所引爆的话题度以及上至 “天价” 的炒卖价,无不展示着街头艺术在商业方面的造诣。但这些对于街头品牌或者艺术家来说,只是 “荣誉” 加持的其中一项,真正能体现本身价值的莫过于在艺术市场的活跃度。

  高雅艺术与街头艺术的成名路径其实是一个相反的过程,高雅艺术在前期依赖着画廊等专业机构的推广,再经过拍卖行,从而在大众之间传播;而街头艺术则因来自于街头,有一定的群众基础是首要,之后才有机会攀爬至金字塔顶端。这种由上至下、由下至上的过程,是这两种艺术形式的重要区分。

  不过在形式上,拍卖行可谓是高雅艺术与街头艺术最明显的交集。拍卖行虽不能以偏概全说是所有艺术家的渴望之地,但它的权威性和专业性无不体现着艺术家(街头品牌)的个人价值,而在拍卖行拍卖出的作品价格,也成为了艺术家活跃度的参考指数。

  说到这里,当下有太多的例子可以佐证这一问题。前不久,英国涂鸦大师 Banksy 的 《Devolved Parliament》在 Sotheby’s 拍卖会上以 988 万英镑售出,成为了 Banksy 个人作品中最昂贵的一幅画作,而作为他曾经最高价值的作品 《Keep It Spotless》 在 2008 年也只拍出了 146 万英镑,不考虑通货膨胀、市场需求等因素影响,十一年的时间,价值突破性的翻了几番。

  另一厢,在潮流界叱咤风云的 KAWS , 更是这一现象的典型。这几年不断的商业合作,令他赚的盆满钵满之余,也不断的在提高他的影响力。每年多次举办的艺术展,不仅保持着相当高的话题度,同时也在证实着他是当下最活跃的街头艺术家。

  同样,KAWS 的作品也是拍卖会上的常客,尤其是在今年上半年香港 Sotheby’s 举办的春拍 “NIGOLDENEYE Vol. 1” 当中,KAWS 的作品 《THE KAWS ALBUM》 以超高的 1.1 亿港币成交,一举刷新其作品拍卖纪录,成为当之无二的具有极高艺术市场价值的街头艺术家。

  当然,除了以上所述的 Banksy 和 KAWS,像村上隆、Keith Haring 等等诸多作品也都曾达到过远远超过价值本身的拍卖价,街头品牌 Supreme 更是不用多说,称不上艺术作品,但能在艺术市场中具有极高的流通性,Supreme 的成功不仅仅是体现在商业层面上。

  在这一过程中,拍卖行起到的作用并非是提供一个竞买平台如此简单,近些年来接踵而至的街头艺术拍卖,更多的是拍卖行的主导与决策。传统的拍卖行也在随着时代的变化开始尝试新的方向,这其中之一就是将街头艺术囊括在自己的拍卖当中。

  街头艺术的兴起很大一部分是借助于社交媒体,因此他们的传播渠道更广,也不会受到诸多限制,而拍卖行之所以频繁对街头艺术展开竞拍,街头艺术与社交媒体的 “亲密关系” 是原因之一,最重要的是,当下千禧一代的消费力逐渐攀升,借此通过对街头艺术的拍卖,为拍卖行笼络更广阔的消费群体。

  而在最近,拍卖行 PHILLIPS (富艺斯) 将于 10 月 9 日至 18 日期间举行亚洲区首场网上拍卖 《24/7》,此次拍卖将拍出 Supreme 周边商品,以及 KAWS、村上隆、奈良美智、Daniel Arsham 等多位知名艺术家的作品。在此之际,我们邀请了此次拍卖会上提供了 130 件 Supreme 限量单品的收藏家 Muhammad Fahim,以及富艺斯亚洲区 20 世纪与当代艺术部门主管 Isaure de Viel Castel ,与我们共同探讨街头艺术与拍卖行之间的话题。

  可以这么说,但也可以理解为我更加习惯于这个品牌。你知道的,当你找到你喜欢,并且适合你的衣服,你就会想一遍又一遍,周而复始的着用它,Supreme 于我而言的就是如此,它满足了我的日常需求,不管是什么款式。

  对 Supreme 的喜爱是从何时开始?除了 Supreme,还有什么品牌或者艺术家是你崇拜的?

  对它的喜爱始于 2000 年左右,记得我当时被 Supreme 的背后的文化和服装概念吸引住了,这种发现了自己喜欢的新东西的感觉很难去用言语表达,包括之后去收藏,和朋友分享自己的藏品,同样会让人感到幸福。

  我喜欢 Futura Laboratory、CLOT、UNDERCOVER、NUMBER (N)INE 这样的品牌或者艺术家,我从小就被这些品牌 “困住”了,我认为它们代表着不同时代各自领域的巅峰。

  我收集我喜欢的东西,仅此而已。我不关注它们的市场价值,如果我要计算我作为一个收藏家多年来收集的每一件作品,工作量太大了。

  我的 Supreme 大部分是从新加坡的收藏家里获得的,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向他们学习。

  目前,我会说是 1997 年的 Supreme “Marlboro Man” Tee,当时是我在一个好朋友的收藏品仓库中偶然发现了它。

  每个人对它的理解不同,才是魅力所在。我认为街头艺术是自我的诠释,它本身具有很强的包容性。

  Supreme、KAWS 、村上隆隆等等,越来越多有关街头⽂文化的品牌和艺术家,陆陆续续登上拍卖行,并且能创造相当高的市场价,在你眼中来看,这些东⻄的 “含金量” 真有那么⾼吗?

  对我来说,只要有人愿意花如此之高的价格买下它,它就是有价值的东西,这说明是有人认可的。

  我认为是的,我不得不同意这一点的原因是因为,我在纽约度过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去看艺术展览,其实大众对街头艺术的喜好和培养也很感兴趣。这么一看,其实就是双方一种独特性的融合。

  拍卖行通常会出售人们感兴趣的任何东西。因此,当关注度提高了,随之而来的是价值的增加。可以感受到,由于社交媒体的曝光和口口相传,人们对街头艺术的兴趣有所增加。这是街头艺术受到重视的一个好迹象。同样,这表明世界在不断变化,一切都是变化的,这是才是自然规律。

  拍卖行会根据藏家的喜好来蒐罗拍品。近年来,年轻一代藏家的崛起,艺术大众化,还有越来越多当代艺术家与潮流品牌合作。潮流品牌创造了一个新世代的文化,富艺斯是紧跟趋势的拍卖行,我们积极蒐罗时下最受追捧的当代艺术家作品。

  其实街头艺术文化的起源是来自1970-1980 年代,其中的 Keith Haring, Andy Warhol,和 Jean-Michel Basquiat, FUTURA 等艺术家将艺术变得更普及化,而他们的作品也早在拍场上大受欢迎。90 年代起就有街头或波谱艺术的作品在拍场上出现,而近三年来更是达到巅峰。

  拍卖行的买家的确有年轻化的趋势,收藏当代艺术的藏家多在 40 岁以下。根据最近期的瑞银全球艺术市场报导,亚洲地区有将近 40% 的艺术藏家是千禧世代的年轻人。而在富艺斯拍场上购买像 KAWS,Banksy 这类街头文化艺术家作品的人,绝大部分是在 25-40 岁左右。

  为什么 PHILLIPS 想要做这一场 《24/7》拍卖会,并且是网上拍卖?

  其实我们一直想做一场紧贴流行生活、时尚和潮流艺术为主题的拍卖。刚好这一年多来,富艺斯在全球各地相继举办与潮流相关的艺术展览,都取得巨大的回响,比如去年在纽约我们举办潮流运动鞋展,展出许多由知名艺文界人士所创作独一无二的球鞋,而这个球鞋展将于 10 月在中国香港展出,11 月在上海展出。今年初,我们在中国台北举办了 Banksy 的作品展,在一个星期之内,吸引 17,000 名访客。因此紧跟这波流行,我们希望带给喜欢潮流艺术的藏家更多选择。而喜欢潮流艺术的时尚玩家们,通常也都在网络上特别活跃,近两年来,透过富艺斯网站和 APP 竞投的人也越来越多,网路拍卖是一个趋势。透过网路拍卖,全球各地喜欢潮流的人士都可以参与,不是仅止于一个两个市场。

  街头艺术让艺术更贴近大众的生活。传统的艺术,艺术家需要透过画廊和经理人来推广作品,而街头艺术从街头为人所知,反映时下社会情况,进而透过社交媒体等管道备受推崇。街头艺术当然也是艺术,它改变了传统的艺术市场,改变了人们对艺术的看法,让更多人接受喜爱艺术,吸引更多年龄层的人喜爱艺术。街头艺术不需要透过正式的美术教育来了解,它反映我们的生活,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化为艺术。

  如今年轻消费者购买力逐渐增大,这也是不是迫使着拍卖行转型迎合年年轻买家?

  我觉得不应该用 “迫使” 这个字眼。以富艺斯拍卖行来说,与年轻藏家交流一直是我们品牌的主旨。富艺斯拍卖行只拍卖 20 与 21 世纪的现当代艺术,我们视年轻藏家为未来艺术市场的主流。我们不断的将新晋艺术家带入拍场。近期在富艺斯拍场上,我们可以见到新的艺术家名字例如 Awol Erizku,Celeste Dupuy-Spencer 和 Dana Schutz。另一位新兴艺术家 Eddie Martinez 更是在富艺斯香港春季拍卖会上一天之内连续打破艺术家个人纪录三次。而这次的网上拍卖,我们也将介绍在拍场上首度现身的艺术家,包含年轻的印尼艺术家 Ronald Apriyan, 和泰国街头艺术家 Alex Face. 而美国新兴街头艺术家Matt Gondek 从未公开出售过的铜雕作品也是首度面世。

  Supreme、KAWS 、村上隆隆等等,越来越多有关街头⽂文化的品牌和艺术家,陆陆续续登上拍卖会,并且能创造相当⾼的价格,在你眼中来看,这些东西的 “含金量” 真有那么高吗?

  艺术品的价值没有绝对,因此收藏你自己所喜爱的东西很重要。近年来,和街头艺术和潮流沾上边的作品的确非常受欢迎,受到很多名人的追捧,在各大拍场上前十名的作品都有不少街头和潮流艺术家的影子。

  我们看到越来越多当代艺术的收藏家也开始收藏街头潮流艺术,主流艺术和街头艺术的界限的确越来越模糊。街头潮流艺术一开始是在亚洲地区受欢迎,而后也影响到原本为主流艺术市场的欧美地区。但许多国家原本就对街头艺术的包容性很大也很乐于见到街头潮流艺术的发展,像我生长的法国,一向对于街头艺术的包容性很高。

  越来越多的拍卖会选择街头文化,并进⾏拍卖,你们对于此的态度是积极的还是有所保留的?

  当然是积极的,如同我前面所提到,富艺斯一向紧跟时下流行,因此我们十分乐见街头文化艺术在拍卖上受欢迎。

  市场决定供需关系,无论是接地气的街头艺术,还是高高在上的高雅艺术,又或是在市场一线的拍卖行,如果现在还将它们以界限划分,似乎很难理解街头艺术为何能 “坦荡荡” 的在主流艺术市场上 “肆意横行”。总归而言,市场这双无形的手将原本的格局重新打乱,并随着时代的洪流再次建立新的格局。

  而回到题目本身:当更多的街头艺术涌入拍卖会,这是好事吗?其实并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但如果从街头艺术的长远发展,以及将街头艺术家与主流艺术家能不能放在同等的位置来看,这的确不差。至少,拍卖会见证了街头艺术最蓬勃的发展。

  专访 Kevin Poon:我们穿的不仅是衣服,也是未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